重返加拉巴哥 節目網站

加拉巴哥群島,是誕生於火中的島嶼,在島上的生物,徹底改變了人類,對地球生命整體的一般了解。
在迷人的火山島嶼上,棲息生長著大量非凡的動植物,並且在此處,以驚人速度進行演化,一生以拍攝自然生態史為志業的大衛艾登堡,造訪過許多奇妙處所,加拉巴哥島的突出,讓他深入研究、嘖嘖稱奇!

其實「加拉巴哥」(Galapagos) 是西班牙文,字面意思是「烏龜」,在加拉巴哥亞希多火山的坑洞中,有大量的象龜聚集,大象龜可重達1/4公噸,可存活長達百歲以上,在所有脊椎動物中壽命最長,象龜不能游水,但能漂浮,或許在大約三百萬年前其中一種象龜,屬南美洲森林的大型種屬,可能是被暴洪橫掃到海中,漂到終於在島上登陸繁衍。巨型蒲公英林覆蓋著群島上較高的坡地,但有些植物運用更直接的運送方式,而不靠突來的一陣強風,信天翁是長途飛行之王,大部分樹木種子都很大,可以由鳥或風攜帶到遠方。
1835年9月16日,小獵犬號抵達加拉巴哥群島,26歲的逹爾文上岸探索,對群島的自然史所知無幾,逹爾文最初著迷於其地質狀況,結果是動物啟發他的歷史性洞見。
加拉巴哥島的卓越生物群,讓兩百年前初次到訪的達爾文大為震驚,更為他奠定物競天擇的演化理論基礎,在如今兩百年後,仍然有謎團尚待釐清,還有新物種等待發掘。大衛艾登堡與科學家組成團隊調查未曾探索的偏遠島嶼,不斷發現未知的動物在火山頂峰、甚至在熔岩流內廣濶的地道網中、也在清澈的水中,在巨大生物群之間,加拉巴哥這些火山島,淡水出在非常奇特的地方,深藏在木雛菊森林下的岩石中,有數以百計的通道網路,稱為熔岩管,加拉巴哥的種屬轉型勢力,在此處跟其他地方一樣活躍!